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四川民间借贷崩盘多名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

2018-10-29 12:29:52

四川民间借贷崩盘:多名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

四川民间借贷崩盘:多名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四川民间借贷崩盘:多名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 四川民间借贷崩盘:多名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 Posted on 2014年10月28日 by feichongzi in 社会万象 近三个月来,四川民间借贷圈充斥着担保或理财公司爆发债务危机的信息,老总失联、自杀或遭拘押已成为一种尴尬的潮流。9月4日,位于民间金融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的理财公司联成鑫出事,由其撮合的民间借贷金额约2亿元;9月12日,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股东李某跳楼身亡,外界传死因与其公司陷入高额债务有关,其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9月30日,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股东袁某被投资者扭送至当地金融办,涉及金额超2亿元(点击本页底“阅读原文”可浏览报道《财富联盟债务起底:2亿P2P负债只是冰山一角》);10月8日,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随后老板失联,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10月15日,融鼎鑫投资理财陷入困境,项目金额正在统计中。创基财富是的一起案例。10月20日,经济观察获悉,创基财富董事长段家兵已于一周前与公司失去联系,同时失联的还有公司法人代表简章容,旗下核心项目负责人丁科。其中,简章容与段家兵为夫妻关系。无论是创基财富本身还是段家兵个人,其包装、成名、衰败的经历,都成为观察当地民间金融公司发展偏离正轨的一个窗口。【案例】创基财富"明星"投资老板失联记作者:李超来源:经济观察报“失联”,这个近期在四川民间金融领域频频出现的词语又添加了一个新的样本。经济观察报获悉,创基财富董事长段家兵已于国庆节后不久与公司失去联系,同时“失联”的还有公司法人代表简章容,旗下核心项目负责人丁科。其中,简章容与段家兵为夫妻关系。自今年 5月开始,段家兵本人和创基财富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在其对外宣传中,段本人拥有香港知名学府的金融硕士学位,创基亦是来自香港的投资公司,这在鱼龙混杂的四川民间金融领域是一个为数不多的亮点。值得注意的是,自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后,段家兵经常成为各地政府招商引资的座上宾,而在其日常项目考察中,亦有各级政府主政官员陪同,这让创基财富拥有了一切更值得信任的标签,成为四川本地名副其实的“明星投资公司”。实际上,在四川民间金融界,投资理财公司跑路已成为一种尴尬的潮流,创基财富的倒台绝非个案。而无论是创基财富本身还是段家兵个人,其包装、成名、衰败的经历,都成为观察当地民间金融公司发展偏离正轨的一个窗口。身份成谜在段家兵失联后,关于其与不同政府部门领导参会、合影的照片等资料从各个官上被紧急撤下,一位与创基洽谈过项目的地方政府部门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被愚弄的还有上百位债权人,这其中还包括段家兵自己的员工——他们大部分都是凭着对老板的信任而跟投了自己公司的项目。创基财富销售团队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公司理财项目的主要销售对象就是老年人”。而按照常识判断,老年人对风险的辨识度明显偏低。目前,锦江区公安分局经侦部门已经开始接受报案并进入调查阶段。在发现失联后,债权人开始在上搜集段家兵的资料,却发现几乎是一片空白。这位在过去一年多频频出席各种活动,喜欢晒出其与商界大佬合影照片的投资人,其身份顿时成谜。根据创基财富公开资料显示,段家兵同时拥有复旦大学国际金融学士、香港中文大学国际货币硕士身份,曾任软银亚洲董事兼投资主任。据创基财富内部员工透露,段家兵曾向他们描述了了自己的从业经历:“1995年,作为投资方代表,他成功地使一家濒临倒闭的工厂成功转型为中国的汽车生产线耗材制造商,并成功冲上中小板;1999年,成为软银亚洲董事兼投资主任,参与了阿里巴巴、携程、分众等400多家企业融资上市业务,积累了宝贵的投资经验”。段家兵曾表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也有过一次印象深刻的失利。2000年,段加入福记,2004年福记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的餐饮集团。但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冰岛银行宣布破产,福记持有的6.3亿美金可转债血本无归。值得注意是,经济观察报发现上述段家兵的自述与其日后的自我宣传有几个明显的出入:一是,在创基财富的对外宣传片中,段家兵声称自己帮助阿里巴巴从孙正义处获得3000万美元的融资,但众所周知,马云当年从孙正义那里拿到的金额是2000万美元;二是,段表示自己1999年加入软银后,参与了400多家企业融资上市,但后面其又表示,2000年,他已经加入了福记,一直到2008年福记破产,两个年份和数字存在明显冲突。而且,有明确资料显示,2004年广州五千年医药公司成立之时,段家兵出任总经理。此外,一位与段家兵认识长达7年的投资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自己清楚地记得,大约2000年左右,段家兵还在宜宾从事开采煤矿、搅拌机厂等业务,并没有听说他是软银的投资主任”。“段家兵平时很少来公司,但他喜欢在上晒自己和名人、商界大佬的合影,这让大家觉得很放心”,创基财富公司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我们也开始怀疑起他的这些身份来了”。而根据创基财富董事长办公室员工提供的资料显示,在两份公司对外签订的合同上,段家兵同时拥有两张不同的身份证:一张显示其出生于1965年,而另一张显示其出生于1978年,中间差距达到13年。项目疑云除了段家兵身份存疑外,创基财富的项目操作也存在问题。项目销售团队主管邓明强今年5月份左右刚刚加盟创基财富,邓曾经是四川另一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财富联盟的客户高管,在财富联盟进入破产程序后,邓带着他的40余人团队加盟创基,一手运作西部湾项目。在段失联后,邓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邓明强所运作的中国西部湾项目全称为“中国西部湾生态休闲旅游区”理财项目,该项目融资期限12个月,投资金额20万元起,投资收益13%~18%。经济观察报了解到,中国西部湾为四川重点打造的5A级景区,地处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安边镇,整体占地面积18000亩,首期开发面积2800亩,项目总投资为18亿元。项目融资方为四川西部湾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即是同样失联的丁科。根据经济观察报掌握的材料显示,西部湾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是香港创基国际投资集团于2013年8月在宜宾注册成立的项目建设公司,负责以借款的形式向创基财富分两次借款6700万元作为项目资金。创基财富今年5月起开始以“投资理财产品”的名义向民间融资,目前已知的涉及金额为6700余万元,资金出借给丁科所负责的公司,双方形成借贷关系。在创基财富出具给债权人的材料中,有一份抵押合同显示,为保证借款的安全性,借款方西部湾投资旅游公司将宜宾县安边镇一块15万平米、估价为8000万元的土地抵押给创基财富作为债务担保,并提供了一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一份公证书。但蹊跷的是,经济观察报从宜宾县国土局和旅游局获悉,“上述文件皆为伪造文件,国土局档案中并没有该地块的出让记录,公证处也没有查到上述公正文件”。更加蹊跷的是,宜宾县旅游局向经济观察报证实,“曾三次发函向创基方面催款,但至今没有收到一分钱”。另据经济观察报掌握的情况显示,段家兵旗下还有另外一块业务即“健康心愿”理财项目,这是段早年从事健康产业的一个产物。在段家兵涉足金融领域后,“健康心愿”也从以前的保健品销售转为理财产品,销售方式为“一年期,投2万,返一万”。段家兵曾经向投资人许诺,“2015年,健康心愿项目会在香港上市”。上述与段家兵相识7年投资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并没有听说段家兵的名下还有其他需要投资的产业项目,因此卷款跑路的可能性较大”。在经济观察报获得的一份《西部湾股东会议决议》的文件显示,2014年7月28日,西部湾股东大会召开股东会,会议同意把首批4000万元借款全部打到丁科个人账户上,而出席会议的股东只有三人,分别是段家兵、丁科和简章荣。而据创基财富员工透露,段家兵失联后,“公司对公账户上的资金也全部被划走,去向不明”。公开资料显示,创基财富自称是创基国际的全资控股独立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18日,主营业务为项目投资及投资的资产管理。其母公司创基国际成立于1992年,总部设在中国香港,在大陆成功投资400多个项目,包括从玉农业(),福记食品(),汤臣倍健()等近10家上市公司。而根据经济观察报调查得知,这一自我身份的表示也存在明显漏洞。首先,段家兵在公开的宣传材料中所列出的企业历史以及“创意先行,实效为基本”的企业文化,和一家名为“香港创基地产策划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材料完全相同,但经济观察报与该企业核实得知,该企业并非所谓香港创基集团的子公司,公司所在地在深圳而不是香港,与段家兵的创基财富并无往来,与段家兵本人并不认识。而段家兵所说的香港创基国际投资集团也存在疑问。根据经济观察报获得的一份项目签约书显示,2012年,宜宾县与香港创基国际集团签署西部湾开发合作协议,段家兵作为董事长身份在列,而经核实,香港创基国际集团并非在香港注册。经济观察报通过一家长期从事香港公司注册的机构进行查询,截至发稿,在香港地区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创基国际投资集团的信息。此外,段家兵妻子简章荣名下的成都创基财富公司和对外宣传的创基(中国)财富管理集团,前者在成都,注册于2012年4月18日,后者在香港,注册于2014年6月23日。而西部湾的项目是2014年5月份开始对外发布的。也就是说,在段家兵以创基(中国)财富管理集团为背景作宣传的时候,这家企业还没有注册,而是对外销售西部湾产品之后才成立,并不是一家来自香港的投资公司。就是这样一个身份、项目、背景等资料都存在漏洞的公司经过了种种包装之后,化身为一家明星投资公司。而他的主人段家兵也被包装为一位拥有励志创业故事的专业投资人。一幕荒诞剧,就这样上演了。【全景】四川融资担保业连续塌方 百亿民间资金讨债无门作者:张艳 来源:易财经近三个月来,四川民间借贷圈充斥着担保或理财公司爆发债务危机的信息。自从今年7月份汇通担保东窗事发后,四川民间金融大地震被引爆,上百家处于民间借贷链条上的担保公司、居间公司(也称理财公司)和借款公司暴露在危机中,数万名民间债权人面临停息或本金无法兑付的困境,涉及民间资金达百亿元。业内预期,明后年危机更甚。“讨债”大军压境9月底的川蜀大地,刚破晓的早晨,透着阵阵寒意。为了讨债,民间借贷的投资者们也是蛮拼的,刚刚彻夜进行了一场“突击行动”,将一家欠款公司的法人围堵在其位于成都市的办公室内,经过通宵达旦的“软磨硬泡”后,这名黄姓法人总算同意出具一份还款承诺书,涉及债务金额约5000万元,来自300多个投资人,提供担保的正是7月份出事的汇通担保。“这是我们‘抓住’的第6个老板,还款承诺书至少也有十几份了,但是,本金一分钱都没拿回来”,参与这次行动的老陈说。易财经得知他投资的12个民间借贷项目中,竟然9个项目出现停息或是到期本金无法偿付的问题,无奈之下,商人老陈搁下生意,早出晚归地为讨债而奔波起来。相比之下,外地的投资者处境更艰难,家住深圳的李洪(化名),经朋友介绍赴四川投资,620万元的资金先后投入了3个项目,可惜“全军覆没”了, 60多岁的他独自住在成都的一家宾馆里,每天往借款公司里跑,可结果仍是停息三个月,本金分文未取。在四川,无奈走在讨债路上的民间投资者数量庞大,他们以“难友”互称,有的独行,大多数抱团,成立讨债小组;发动力量找欠款、居间公司;调查项目和资产;寻求有关部门帮助;包括多次举牌游街行动。易财经以民间投资人的身份,加入了“汇通担保债权人”、“恒盈债权人维权群”等多个投资者聚集的群,同时下与多位债权人代表保持着沟通。调查发现,问题项目涉及的担保公司除了已经曝光的鹏润、安信和汇通以外,还有中光财富、创业担保、中兴地源等多家公司;理财公司数量更加庞大,融缘、恒盈、鑫昇、环福、富民行、汇聚达、宇鑫汇等等近百家。一位债权人代表表示,“光是汇通担保一家就统计出了80多个项目、40亿元资金,加上其它(担保公司)的,大多项目都好几百号人,算下来3、4万人是比较保守的数字”。从债权人方面传来的信息是,目前出问题的民间借贷金额近百亿元,受害的投资者数以万计。据安信担保的一位债权人组长表示,安信担保17个项目,金额约3.29亿元,从7月11日出事至今,债权人在报案后通过上访、请愿等多种方式维权,但是无实质性进展。易财经曾致电成都市金融办、武侯区金融办以核实情况,多位工作人员均以“有上级规定不能接受媒体询问”、“刚接手工作,对情况不了解”等原因拒绝,仅有一位区金融办副主任表示,领导高度重视,一切工作都在推进中。危机多米诺骨牌与老陈、李洪遭遇相同,大多数投资者的噩梦是从今年7月份开始,汇通担保的“东窗事发”成为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原本按时到账的月息停发,到期的本金无法兑付,拖延至今。7月8日,“汇通董事长杨志刚、副总裁刘玉英失联跑路”的消息震动了四川的民间金融界,大批债权人或企业代表闻讯前往该公司办公处,几乎是人去楼空。据公开资料显示,汇通担保注资9亿元,成立于2004年,是四川民营融资担保龙头企业,业务量庞大,合作公司上百家,单是2013年便为企业提供担保融资额达到320亿元。风声鹤唳之下,人人自危。不仅银行暂停甚至抽掉民营担保公司的贷款,民间投资人也捂紧钱包进而引发挤兑,资金枯竭的担保公司逐个浮出水面,安信担保、中光财富、中兴地源、创业担保等等数十家。大大小小的理财公司曾经是四川民间金融的一道特色风景,如今成了重灾区。以成都市东大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为例,接连有鑫昇、环福、万融和、联成鑫等出现问题,这些公司现在有的已闭门送客,有的还勉强营业,可迎来的几乎都是讨债者。“又爆了一家”、“又跑了一家”,这是当下在四川民间借贷圈里的语言,在汇通担保事件后的7、8月,是大量居间公司 “爆掉”或“跑路”的密集时段,进入到9月,仍是余震不断:9月4日,位于民间金融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的理财公司联成鑫出事,由其撮合的民间借贷金额约2亿元;9月12日,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股东李某跳楼身亡,外界传死因与其公司陷入高额债务有关,其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9月30日,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股东袁某被投资者扭送至当地金融办,涉及金额超2亿元;10月8日, 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随后老板失联,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10月15日,融鼎鑫投资理财陷入困境,项目金额正在统计中。多米诺骨牌还在一张张被推倒……当地业内人士说,已经出事的居间公司数量近百家,而且还会继续增加,尤其年底是项目到期兑付的高峰期,会暴露更多的问题项目。至于引爆这场危机的融资性担保行业,成都市信用与担保业协会的张律师表示:“明、后年可能会有更大规模的倒闭,70%甚至80%的担保公司都难撑过接下来的萧条时期”。来自四川省融资性担保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13年底,四川省融资性担保机构共计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2338.4亿元,居全国第二位。违法行为引发信用危机为何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民间借贷问题?是否四川的民间借贷模式存在问题呢?易财经对数十个项目的合同资料进行统计,并结合债权人提供的信息,总结出在四川盛行的两种借贷模式。类是直投,由投资者与借款主体直接签订借款合同,另外由一家担保公司提供担保,这种金额往往较大,多在300万元以上,月息相对较高,在2分左右;另一类是通过第三方投资,投资者通过理财公司(居间公司、P2P平台)、担保公司,借款给借款主体,这类的金额大多在百万元以下,月息多1.5分。其中为主流的是第二种借贷方式,需要投资者、居间公司、担保公司和借款主体签订“四方合同”。以易财经获得的一份项目合同为例,借款人与一家名叫“隆煌农业”的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再与“万融和理财”签订了《居间合同》,同时还与“汇通担保”签订了《担保合同》。债权人介绍:“合同规定,如果隆煌农业无法负担债务,就由汇通担保和万融和理财公司负担无限连带,相当于三保险”。除此以外,借款主体也需要与居间、和担保方分别签订居间合同和担保合同。“这种模式本身不存在系统性风险,在全省推广至少4年了,如果担保、居间各方都规范操作的话,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没这么大,即使是现在,仍然还有很多的公司正在良性经营”,一位居间公司的工作人员指出。这位人士表示,目前的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原因是由于汇通担保、融缘等担保或居间公司违规操作引发,加上银行“抽贷”以及民间债权人“挤兑”,于是愈加雪上加霜。多位当地金融人士以及投资者对上述观点表示同意,这实则是一场违法行为引发的信用危机。集体上演的庞氏骗局在汇通高管跑路之时,曾有媒体报道,一张截至到2014年5月3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汇通的非银行金融在保金额4.34亿元,那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易财经在汇通官看见的一份《非银行金融机构担保业务在保项目一览表》,也称《民间理财清收名单》,共记录了汇通担保的493笔业务,金额多的一笔7000万,少的50万,期限从23天至12个月不等,大部分为6个月和12个月,有的甚至在2013年便到期了,大部分到期时间是2014年及以后,涉及成都、重庆、遂宁、广安、绵阳等多地。债权人反应,上述业务全部是汇通内部成立的“应急工作领导小组”统计出来的,易财经将全部金额进行加总后,得出总数是63.92亿元。难道这全部都是“问题项目”?易财经致电该小组成员之一李添齐,他澄清说,数据是业务部门提供的,但是并不全是有问题的,其中有很多项目是已经兑付了的,但同时他也承认有部分新项目没有统计完全。来自债权人成立的维权组的数据则指出,汇通目前出问题的项目金额约40亿元,背后是汇通担保业务的乱象丛生。业内人士指出,汇通担保的问题便是关联担保,“自担自用”,通过关联方设立各种投资理财公司、P2P平台,甚至虚构借款项目,从事民间借贷。以提到的“隆煌农业”项目为例,借款方股东周洁,实则为代持股份,所借资金流入梅克沃斯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系汇通跑路高管刘玉英;居间公司万融和与汇通担保股东交叉、关系密切,大股东李某的另一身份则是汇通担保的小股东,此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民间投资者800多万元至今无还款着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用作抵押的三套住房经房管局查证对比,均系伪造。除了弄虚作假融资,在资金使用上也是乱象丛生。“一是拿去投资房地产等资金密集行业,行业下行导致收益低,且周期长、回款慢;二是直接从事高利贷,风险高,烂账多”,一位熟悉汇通担保运作的业内人士指出,“一边是钱回笼不了,另一边还要支付民间利息,只能借新还旧,窟窿越来越大,就堵不住了”。令外界感到疑惑的是,汇通担保及其共生的理财公司的项目出事无可厚非,为何牵扯到其它与之并无直接关系的公司呢? 成都市信用与担保业协会的张律师解释,实际上,他们是在集体上演一场庞氏骗局,简单而言便是,A公司以2分钱的利息把资金借给B公司,B公司再以3分钱的利息转借给C公司,C公司再借给D公司,这样循环下去,并未落到实体。易财经在调查中获悉,内江、新安等地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理财公司都存着转投成都公司的情况,“因为小的公司没有项目,所以把资金投到大公司,靠利差获得收益”,业内知情人指出,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玩到,受到损失的往往是拿出资金的民间投资人。民间借贷何去何从在汇通担保出事后,四川多地民间投资人纷纷向省、市、区相关部门上访,甚至发起了数起人数众多的群体事件。据投资者反映,由政府引导下的多方维权小组已进驻汇通担保、安信等对投资人债券进行统计,警方已经关押了多位涉嫌违法犯罪的公司法人并对案件进行调查,目前已有少量项目恢复了还息,但是绝大多数仍无实质性进展。现如今,资金如何落袋为安,是数以万计的民间债权人关心的问题。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金融证券投资律师杨兆全告诉易财经,如果借贷程序合法,即使担保公司出现问题也不能解除借贷关系,投资者可通过民事诉讼向借款人追讨;如果涉及到非法集资的话,司法机关将予以追缴,发还受害人,对非法集资人追求法律,包括刑事。“关键在于能够追回多少资金,如果不足以偿还本金,那只能按照实际出资比例进行偿还,从以往案例来看,嫌疑人具有主观恶意的集资诈骗案的资金难追缴,大部分都‘洗白’或者挥霍了”,一位银行从业人士指出。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徐北指出,此次以汇通担保为代表的融资性担保公司问题与2012年发生的“中担担保案”一样,令整个行业的信心受冲击,一时之间创伤难以平复,“民间金融的优势是既能部分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又能帮助民间投资者实现财富增值,但前提是民间资金要进入实体,否则停留在‘钱生钱’的流通中并不能创造剩余价值”。徐北还认为,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银行表内业务由于抵押物足值风险可控,而涉足民间借贷的表外业务更应成为监控重点。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万科城市之光
苕溪壹号
渔乐吧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