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法律

谢国忠支持欧元

来源: 作者: 2019-04-09 18:21:04

谢国忠:支持欧元

未来,中国和日本都应当与欧佩克合作,为后美元时期做好准备。三者控制着大部分美元资产

中国和日本购入市场兜售的国债,支持欧元区。中国和日本的外汇储备达4万亿美元,足以消除一些欧元区经济体正在面临的流动性问题。市场恐慌会致使利率和债务负担的恶性螺旋式上升,终破产。中国和日本可以阻挠一些条件较好的经济体坠入这1困境。原来条件就较差的经济体则不应得到帮助。

中国和日本的行动能从两个方面帮助本身。首先,欧元是在美元以外充当全球贸易、大宗商品定价和外汇储备货币的选择。如果欧元瓦解,美联储将进一步大胆寻求通胀,以牺牲美元持有者的利益为代价,下降美国的杠杆率,减少负债。中国和日本持有大量美元资产,如果美元贬值,两国将深受其害。

其次,欧洲是中国贸易火伴,日本第三大贸易伙伴。欧洲避免恶性循环,保持健康的贸易伙伴地位,符合中日两国的利益。

现在只要提及监控发达国家,一定会关注债务,而对发展中国家则要监控通胀。市场对一些欧元区经济体出现的主权债务危机惶恐不安,要求这些国家或提高利率,消化债务,或增发钞票,弥补赤字。如果利率上升超过某个程度,一个平时财务状况健康的债务人也会破产。那些针对公司或国家的投机性攻击,其主要气力就在于能够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近,中国许诺认购西班牙和葡萄牙债券。日本一直致力于购买“欧洲金融稳定机构(EFSF)”发行的债券,已购买了近五分之一。这样还不够。中国和日本应为它们的欧洲项目紧密合作。它们具有共同利益。

如果中国和日本齐心协力,他们可以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包括帮助欧元区规避因金融市场恐慌带来的不必要的经济困难,并支持欧元替换美元成为储备货币。

发达国家必须去杠杆化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十年,发达国家被巨大的信贷泡沫笼罩。他们的杠杆率升至约50%。低利率和相关资产价格上涨,致使他们债台高筑,特别是家庭抵押债券市场。全球化致使发达国家低通胀、低利率、工资增长缓慢。供应增长转移至发展中经济体。他们依靠低利率刺激需求,助长了由债务引发的资产泡沫。

危机爆发时,所有受影响的国家均寻求类似的策略以稳定情势,即通过注入资本、给予流动性支持和主权保证,延长政府对面临崩溃的金融机构的扶助。虽然主要目的基本上都已达到,却令像爱尔兰这样的国家陷入灾害。由此产生的债务使危机前十分节俭的爱尔兰政府面临破产。紧急注资的成本一般会大幅增加政府负债,限制这些国家在未来支持经济发展的能力。

随着全球信贷泡沫幻灭,我们目睹发达经济体的应对态度正在分道扬镳。挑战在于下降杠杆率。衡量国家债务的良好标准是实体经济的整体债务水平,包括政府、非金融企业和家庭部门债务占GDP的比率。例如,美国政府债务为14万亿美元,家庭部门为13.4万亿美元,非金融企业部门为11万亿美元。总债务为38.4万亿美元。2010年,美国名义GDP可能为14.8万亿美元。因此,美国国内负债率为253%。欧元区的同一指标则为250%,英国为280%,日本为370%。

金融危机爆发前十年,发达经济体的实际杠杆率增加了50%。因此,可以说,他们若想到达正常水平,需要减少三分之一的杠杆率。削减的速度取决于经济依赖外国资本的程度。至于如何削减有时取决于政策选择。

对有些国家而言,好像甚么都未产生过。澳大利亚也存在泡沫,却成功熬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随着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以及中国信贷大规模增长有所上升。一旦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极可能就是其泡沫破灭之时。不管中国经济增速显著放缓,抑或美国利率激增,都将引发泡沫幻灭。

日本也没有下降杠杆率。收紧私营部门的效果已被政府支出赤字抵消。日本人在使用储蓄方面极其偏爱本国项目。日本政府可以极低的利息借贷。日本没有任何诱因改变自己的行动。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希腊和爱尔兰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央行。这个观点是毛病的。小型经济体没法利用货币政策来处理外债畸高引发的金融危机。危机爆发时,外国人希望把自己的钱要回来。这些国家就必须勒紧腰带支付外债,或少让他人相信他们有能力很快偿清债务。增印钞票必将致使货币崩溃,拖欠外债,不可避免地致使破产。

欧元区正在勒紧腰带,解决他们共同面临的债务负担。这不是由于市场压力。1993年,奠定欧元基础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得以签署。该条约骨子里包括了在欧元区实行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成分。财政赤字占GDP的3%这1上限,虽然频频有国家违规,但却将政策商量设定在“合适的”水平。此外,欧洲央行的职责仅仅是稳定价格,而非像美联储那样,肩负稳定价格和尽可能创造就业的两重使命。

美元终将不敌欧元

奥巴马政府推出新的减税方案以来,美元一直走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再加上奥巴马减税政策,双拳冲击,刺激了美国经济强劲增长。

我坚信,2011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将出现井喷式增长。但随后将戛然而止。除了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美国缺少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引擎。一旦这一轮刺激政策在激发井喷式增长后慢慢减弱,美国采取更多财政刺激措施的空间就不大了。市场将会回笼更多资金,不再为赤字提供资金。

美联储很快就将单枪匹马支持本国经济发展。它只有一个方法——增印钞票,稀释债务,贬值美元。前者通过通胀起作用。但是,这是个高风险策略。如果市场出现恐慌,美国国债市场有可能崩溃,从而致使美国利率急剧爬升,抵消通胀带来下降债务负担的好处。美元贬值可能会增加出口,提高收入。但美元贬值也将产生通胀,从而弥补削减成本所造成的美元疲软。

美联储可能想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创造足够的通胀率,削减债务负担,贬值美元,刺激出口,却又不想引起美国国债市场恐慌。在美联储试图削弱美元之时,外国人继续购买美元是疯狂的。但是,现在他们还在不断购买,由于美元在全球经济中占主导地位。因此,美国可以滥用美元,却逃脱惩罚。

即便美联储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不会对美元有甚么好处。目前美元走强,极可能是昙花一现。

欧元区勒紧腰带,以求下降负债,减轻杠杆化。短期内会很痛苦。经济增长的风险吓跑了欧元买家,却引来了短时间卖家。因此,欧元已承受压力。不过,短时间增长差异对长期货币价值没有影响。竞争力和货币供应量终究决定货币币值。日本经济长达20年停滞不前。但日元兑美元的汇率却从140∶1升至80∶1。

欧元区的宏观基本面也比美国强。其常常账户赤字占GDP的1%左右,财政赤字占6.5%,而美国的两项指标分别为4.5%和10%。欧洲央行担心出现通胀,欧元区CPI已逾2%的限。而美联储通过聚焦于所谓的核心CPI,掩盖了能源和食品的通胀。后者比前者更有可能收紧。这对欧元是好消息。事实上,如果不出现卖空行为,欧元会比目前坚挺。

中日力挺欧元乃明智之举

虽然欧元的基本面比美元好得多,但市场恐慌会使欧元区堕入恶性循环,使得欧元出现自我实现式的崩溃。欧元区没有中央财政机关。小型经济体更容易受市场压力影响。如果市场出现恐慌,它将推动利率飙升,乃至导致借款者破产。如果有买家愿意出手救市,借款者就将有时间重组。这样的结果对借款者和贷款者来说可谓皆大欢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即为此目的而存在。但它明显没法应对欧元区的问题。中国和日本的外汇储备已达4万亿美元,比IMF更能安抚市场情绪。

力挺欧元符合中国和日本的利益。他们持有的美元资产比别国都要多,具有强大的既定利益以求保护美元币值。欧元是惟一可行的能够替代美元的货币。如果欧元失去信誉,美联储将放胆开印更多钞票。就此而言,保护欧元币值值得中国和日本为西班牙提供足够的流动性支持。

未来,中国和日本都应当与欧佩克合作,为后美元时代做好准备。三者控制着世界上的大部分美元资产。如果他们不未雨绸缪,那就将一直受美联储左右。

替换美元的关键步骤是用别种货币为石油定价。目前欧元是惟一选项。中国、日本和欧佩克应当开始讨论以欧元交易石油。现在,石油主要在伦敦和纽约交易。无妨在迪拜、上海和东京创立主要以欧元计价的交易系统。

该是为后美元时期做好准备的时候了。

宝宝严重便秘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相关推荐